招標學院

最低中標價-貌似善舉,實為惡性

發布時間:2016-09-12


最低價中標,本意似乎是好的,但卻逐漸腐蝕了中國制造業追求品質、勇于創新和形成適當的行業集中度的土壤。

激勵人性中的貪婪方式,主要是兩種:一種是高賣,另一種是低買。如果有第三種,那么就是沉浸在不可思議的低買同時高賣的夢想中。

讓我們觀察身邊比比皆是的例子。

例如炒股者,甚少有對公司業務和估值感興趣的,絕大數交易行為是指在地板價買、天空價賣,并且堅信只要敲擊鍵盤,僅憑借智慧就足以致富。金融體系有許多功能,但看起來現在金融體系在嬗變中暴露了其致命的三個特點:一是逐漸脫離了實體經濟,二是大幅濃縮了時間和空間,三是迅捷實現了財富的集中和轉移。

例如文玩者,許多戲劇性的案件顯示,一些人在地攤上花少量錢財低買,然后懷著僥幸之心,相信所謂鑒定專家天花亂墜的估值,更相信中介許諾的天價拍賣夢想,然后墜落圈套中。一方明知自己地攤低買,另一方許諾天價高賣,兩方都是遠離了文化趣味的相互欺騙的低劣騙子。

例如在電商上淘寶貝,許多消費者對有品質保障的商品的基本價格,其實是有心理估量的,但面對低價誘惑,貪欲促其弱化甚至喪失了理性-一種通常黃豆不會比黃金貴、不會比黃土價購買黃金。結果如何?要么平臺漸漸消亡,要么假冒偽劣充斥,最終商品和服務提供商、中介流通商和消費者之間未形成良性的、可信的商業信用。有些平臺商已存在多年,號稱商戶百萬千萬,卻至今沒有任何商家脫穎而出,都是苦苦掙扎。

這些僅是亂象中企業和最終用戶之間的關系,從零團費旅游到零錢換豪宅不勝枚舉,缺乏監管的過度競爭,也折射在企業之間的無序競爭之中,其中最為典型的是所謂低價中標機制。我遇到不少企業家對此深惡痛絕、不少企業因此陷入困境。

例如,目前地方政府和國企的招投標中,大量以低價中標的方式進行,這種做法的初衷是為了防范腐敗和利益輸送。但在苛嚴問責和無序競爭的背景下,政府和企業傾向于國有企業去投標,避免和外企私企往來,以免說不清道不明。最低中標價變成了楚河漢界壁壘森嚴的劃界,不利于混合所有制,反而使得國有和非國有彼此隔閡。

例如,在通常最低中標的競爭中,帶來了良者退出和劣者胡來的困局。如果僅考慮價格,而不考慮投標者信用、有質量保障的商品或服務的合理成本和利潤,不考慮后續的履約和售后,那么最低價中標就足以導致市場秩序癌變。

一是招投標的異化,量身定制的招標、你來我往的陪標逐漸流行;二是最低價中標者在履約時花樣百出,有的在履約中拖沓,突然停止,甚至占場不撤,要求追加預算;三是最缺乏底線的中標者可能公然提供難以達標的設備、商品或服務,當甲方表達不滿時,中標方往往直接了當地回復說,如此低價,只能如此低質。

最低價中標迫使政府和企業之間、企業和企業之間罔顧契約精神,企業無法對研發創新產生任何興趣,只能掙扎著活在當下。

例如,最低價中標還帶來復雜的社會問題。這集中體現在基建和地產行業。最低價中標往往使承建商無利可圖甚至賠本吆喝,承建商的應對手段往往是工程停建、惡意拖欠薪酬等。最低價中標往往從單純的經濟糾紛,發酵成社會問題。更為可怕的則是政府藥品和醫療器械等最低價中標,使許多藥品一入采購目錄,便宣告其“死亡”。

例如,最低價中標已慘烈地蔓延到海外,中資企業往往惡性競爭,缺忽視了海外對中標者嚴厲的履約要求,忽視了企業的合理利益訴求,甚至損害了中國企業和產品的形象。我們近年來經常看到中資企業競標成功卻最終巨虧的例子。如果走出去意味著更多的海外工程陷入了最低價中標的泥潭,那么結局讓人不寒而栗。

正常的價格,是對他人創新和勞動的一種尊重,同時也是對自身的尊重。畸形的價格折射出畸形的供求關系、法制環境和信用缺失。最低價中標,本意似乎是好的,但卻逐漸腐蝕了中國制造業追求品質、勇于創新和形成適當的行業集中度的土壤,也使政府和國企以此作為名義合規的護身符,而不考慮實際履約的可能性和相應后果,使得在中國經濟增速逐步下行、百業萎縮為特征的今日,價格沒有最低,只有更低。

一個幾乎以低價位唯一競爭尺度的社會,只有你死我活,沒有你幫我扶。這種機制,究竟是善舉還是惡行?



上一篇:工程項目招投標流程不容錯過

下一篇:政府采購招標常見的強制性認證

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